首頁 > 日本 > 喝茶是門藝術

喝茶是門藝術

文字︰七葉切,杭州茶人

 

身著素雅的和服,跪坐在鋪著榻榻米的和室里,矮桌上陶土制的茶具里飄起裊裊的茶香,這也許是我們印象中最經典的日式場景之一吧。沒錯,日本人愛茶,茶道已成為日本文化的重要組成部分。一碗茶湯里,盛著的是日本人對生命之美的追尋。

 

那麼,一場日本的精神之旅,不妨就從一碗清淡的茶湯開始吧!

?

內容分類

日本沒有原生茶樹,古代的日本人也沒有喝茶的習慣。日本人是從什麼時候開始接觸茶的呢?沒錯,就是唐朝。公元八世紀左右,唐朝飲茶的習慣和隨之形成的茶文化由中國傳入日本,日本茶的歷史由此開始。

雖然日本茶道和茶道文化起源于中國的茶文化,但經過日本本土的影響,從最初的模仿到不斷地改造和不斷地注入日本的民族特性,而最終成為了代表和體現日本民族性的文化。


在日本茶道文化的發展中,不得不提到四位牛人。


“茶祖”榮西

相對于陸羽是中國的“茶聖”,日本也有自己的“茶祖”。南宋時有一位叫榮西(1141-1215)的僧侶,兩次到中國潛心鑽研禪學,同時研究宋朝的飲茶文化。

榮西回國後,由宋攜回茶種,漸漸地使茶更廣泛地種植。現在日本茶里有個著名的品牌,叫“宇治茶”,而宇治茶園的第一株茶樹,即來源于這批種子。榮西還將宋朝禪院的茶風引進日本,在日本諸多寺院設立每日修行中吃茶的風習。

1211年,榮西完成著作《吃茶養生記》,這本書後來被稱為“日本的《茶經》”。在書中,榮西對茶的功效、南宋制茶法、飲茶法做了較詳細的敘述。由于此書的問世,日本的飲茶文化不斷普及擴大,導致300年後日本茶道的成立。榮西因此被尊為“日本的茶祖”。


“茶道之祖”珠光

日本茶道的“開山之祖”是村田珠光(1423—1502,中國時處明朝),珠光將禪宗思想引入茶道,形成了獨特的“草庵茶風”。

通過村田珠光的一生實踐,完成了茶道形成的三大關鍵性工作,即茶的民間化、茶與禪的結合、貴族茶與民間茶的結合。茶道由一種飲茶娛樂形式提高為一種藝術、一種哲學、一種宗教,從而將日本茶文化真正上升到了“道”的地位。


“承上啟下者”紹鷗

接下來,日本茶道宗師武野紹鷗(1502—1555年,依然是明朝) 將日本的歌道理論中表現日本民族特有的素淡、純淨、典雅的思想導入茶道,對珠光的茶道進行了補充和完善,為日本茶道的進一步民族化、正規化作出了巨大貢獻。


“茶道集大成者”千利休

武野紹鷗對茶道的理解影響了後代弟子千利休(1522—1591年,還是明朝)。在日本茶文化的發展史中,千利休是一位日本茶道的集大成者,他被譽為“日本茶道大師”。

千利休提出了茶道的“四規”,即“和、敬、清、寂”。“和敬”是寄語社會安定,國家和平以及主客諧和,人與人之間,突出“平和”之意。而“清寂”,則表示茶室環境的幽雅清淨與陳設的古色古香,隱含著潔身自好,清心寡欲之意。

這四個字,是日本茶道的精髓和宗旨, 也是日本茶道的精神理念。

千利休的茶道思想使草庵茶更深化,使茶道的精神世界擺脫了物質因素的束縛,完全消除了茶道的娛樂性,提升了茶道的藝術境界。在茶道與禪結合在一起的宗教文化基礎上,將茶道還原到淡泊尋常的本來面目。

“茶禪一味”是禪界法語,其所來也可能是一句飲茶俗語,源頭究竟在中國還是日本已無法考究。


在流傳最廣的版本中,有一個中國人非常熟悉的人物成為日本“茶禪一味”的源頭,他就是“聰明的一休”。相傳日本禪祖一休宗純(1394-1481,明洪武27年,成化17年)把自己珍藏的宋僧圓悟克勤(1060-1135)的墨跡傳給村田珠光,而這件墨跡據說有“茶禪一味”字樣(實際今存者並無此四字)。因此,由珠光時代開始便有了“茶禪一味”這句法語。


而後,茶道集大成者千利休以“禪”作為日本“茶道”的核心,進一步地把珠光的“茶道”之心——“謹、敬、清、寂”改進為“和、敬、清、寂”,使“茶道”更上層樓,“茶道”便從此時成了千年至今的日本文化精髓。


中國從尋常百姓的飲茶活動上升為宮廷、寺廟和文人士大夫構建的茶文化,日本茶道則一開始就和“禪”緊密相連,流行于上流社會。日本茶道的目的,並非在于鑒別茶質的優劣、品嘗味道的濃淡,而在于通過復雜的程序和儀式達到追求幽靜、加強和諧、陶冶情操的目的。日本茶道強調“茶禪一體”,其真諦是悟禪宗之精神,成為融宗教、哲學、美學為一體的文化藝術活動。


因此,較之講求茶的藥理成分、強調飲茶的健身效果的中國茶文化來說,日本茶道更注重茶文化中的禪味,善用暗喻的方式來表現禪境,追求內省、修煉的禪者風範。

日本的茶會被稱為“一期一會”,意思是即便主客多次相會,但也許再無相會之時,所以主人每次的招待都要盡心盡力,而客人也要將主人的心意銘記心中,主客之間皆應以誠相待。


如果說參加日本茶會最重要的就是感受這種精神之美,那麼承載這種美的器物,就是茶具了。對茶具的欣賞,在茶會中有進行“拜見”的觀賞程序。日本人擅長取自然素材或題材來設計簡潔的物品,這點在茶具設計上顯得尤為明顯。大多的茶具都是可以“用”的藝術品。


茶具的代表︰茶碗

以手端取、以碗就口的茶碗是與我們最親密接觸的茶具了。在所有的茶具中,茶碗也是價值最高、品種最多、最為考究的,直接體現了日本陶器工藝的最高成就。從某種意義上來說,茶碗可算作整個茶具類的代名詞。


日本本土制造的茶碗被稱為“和物茶碗”。最早特意為茶道所制作的茶碗就是千利休請著名陶工長次郎燒制的“樂茶碗”,可算是當時的日本產茶碗的頂級作品。其色彩低調,雖有釉色但卻不掩簡樸的糙感,整體呈現溫潤但親切樸實的手感。尤其是施黑釉的黑樂茶碗,黑中泛褐,富于變幻,給人以溫厚的感覺,深受千利休的喜愛。樂茶碗的燒制工藝過程非常復雜、講究。所以樂燒雖看似粗樸,實則精心制作之產物。


隨後,越來越多的燒窯被開鑿出來,其中“樂燒”“織部燒”“志野窯”出產的茶碗,成為名茶人的直接指導下,由能工巧匠生產出來的極品和物茶碗。


除了和物茶碗外,茶碗的另外兩個重要來源是中國的天目山建安窯和高麗國。前者被稱為“天目茶碗”,是茶道中最早使用的茶碗,十分名貴,但隨著利休等人逐漸將茶道引向樸拙自然,天目茶碗不再流行,現在已經極少使用。而高麗茶碗實際上就是高麗民間的飯碗,十分簡單粗糙,但在利休等大茶人眼里,卻恰好體現茶道的本質,因此被大量的使用。


日本茶碗依照材質、產地、碗型有許多分類,不勝枚舉。硝子制成的茶碗清澈剔透,細致的金箔繪出流水狀,宛如夏夜星河;陶土制成的茶碗溫潤樸素,經常繪以各色主題的圖案,不同的季節、時令都能找到合適的茶碗取用。


除茶碗外,基本的飲茶茶具還包括煮水用的茶釜盛茶葉的茶入,取茶粉用的竹制茶勺,沏茶時用于攪拌的茶筅等。另外,床之間的道具還分掛物、花入、香合等等。如果要全部列出來,不下于一份電影演職員表呢!


茶具的情懷︰銘

日本人對待茶具的態度非常特別。許多擁有名物茶器的人或是自制茶器者,都會為茶具取“銘”。在茶道中,器物的“銘”不只是形容物品的特征、樣式或是由來,更表達了一種制作者的情感意念,或是擁有者的品味情操。在多禮、含蓄的日本文化中,“銘”是一種寄物喻情的浪漫。要理解茶道中的那一份感性,可以說“銘”是最直接的方式了。


茶具中,有的“銘”取自當下的環境,比如千利休的竹花入“園城寺”;有的取自擁有者名字,比如珠光文琳的“珠光文琳”茶入;有的取自小典故,比如豐臣秀吉的“筒井筒”;還可以用日本和歌中與茶具相稱的詞句來做“銘”;再如“盂蘭盆”“玉兔”等,就是以季節來取“銘”了。


茶具的“銘”就像人的名字一樣,具有種種含意。了解茶具的“銘”可以讓我們對茶會的旨趣更有感觸。即便不參加茶會,“銘”也能幫助我們對茶具的欣賞進入到更深一層的意韻體會。“銘”讓我們通過茶具的樣貌,看到了茶具的內在。

因為至今並沒有證據能證明日本有“土著茶”,所以日本有歷史記載的茶樹種最早來源于中國浙江天台山。

唐朝時,日本天台宗創始人僧人最澄自天台山帶佛教經文回國,還帶回了茶籽,播種在日本近江比睿山東麓日吉神社的旁邊,後人稱之為日吉茶園,是日本最古老的茶園。至今在京都比睿山東麓還立有《日吉茶園之碑》,其周圍仍生長著一些茶樹。

宋時日本僧人榮西,則使茶樹的種植在日本進一步蔓延。著名的宇治茶園便產生于這個時期。

日本出產的茶葉中過九成都是綠茶,從而使得綠茶的分類極盡細致之能事。以下是日本茶的幾種主要代表。


玉露茶

玉露是日本最好的茶葉,是用來招待客人的首選茶。據說一百棵茶樹里也有可能找不出一棵來生產玉露,可見對茶樹要求之高。 玉露茶葉子清香、平展、尖銳如艷綠色的針,是極其精制和特殊的茶葉。茶湯口感鮮甜柔和,香氣清雅,仿佛有著不食人間煙火的仙氣。


抹茶

抹茶是日本傳統茶儀式期間飲用的茶,它是由切碎的碾茶用石磨研成精細的粉末後制成。高品質的抹茶均產于宇治地區。由抹茶制作的茶湯醇厚、有澀味,呈綠玉色,此外它濃郁的茶香味和青翠的顏色使得很多的日本料理、和果子都會以之作為添加的材料。


煎茶

除了千利休創立的“抹茶道”,明治以後,形式簡潔的“煎茶道”迅速流行起來,煎茶從此成為日本最流行的日常用茶,產量約佔日本茶的八成。特別值得一提的是,現在于國內廣受歡迎的日本南部鑄鐵壺、銀壺,都是由“煎茶道”發展而來。

日本生產各種質量的煎茶——最好的茶葉用于特別的場合,日常生活和工作中沖泡的是一般質量的茶葉。煎茶呈大葉型,茶湯清亮、多泡,具經典雅致的日本風味。


番茶

番茶意為“較遲采摘”,不同于大部分綠茶春天采摘,夏天也可以采摘番茶。番茶是最低級別的煎茶,由大而硬的葉子制成,其中還含有睫和葉柄。這種較粗糙的葉子含較少的咖啡堿和茶多酚,幾乎很難引起人的興趣。


粉茶

粉茶與抹茶有著根本的區別,首先選擇的茶芽就有不同,其次抹茶是經過石臼碾磨得來的細幼粉末,而粉茶則是制作煎茶時所剩余的茶葉碎,比起煎茶來,因為已經成粉末狀,故而能更快地出味,在短時間內就可以泡出味道濃郁的綠茶,但香氣略微遜色于完整的茶葉。多用來做茶包,或平時的茶飲。


焙茶

焙茶是將番茶或是等級比較低的煎茶炒出香味後所制作的茶,這是唯一用火炒的日本綠茶。焙茶因為炒過,故茶葉呈褐色,苦澀味道已經去除,帶有濃濃的煙燻味,暖暖的香氣,是適合寒冷天氣的茶飲。一般在日本酒店放的茶包幾乎都是它。


玄米茶

又叫粳麥茶,是由日本番茶和通過煮後干燥制成的爆炒米混合而成的。去殼的谷粒和爆玉米給番茶增加了有趣的風味,在口味上有著炒米香,掩蓋了些茶葉的苦味和澀味,很容易被人接受,也方便在家中自己制作,所以在日本乃至整個亞洲都是很流行的茶飲。


日本和果子

之所以把和果子放到茶葉篇來介紹,是因為在日本,和果子基本上是依附在茶道中的副產品,也就是佐茶的茶食。無論在造型上還是可口度上,和果子都足以吸引人。即便不喜歡茶道的人,對和果子的魅力也是無法抵擋。

日本人對和果子的熱愛遠遠超過了其他食物,已經將和果子與他們的文化和民族精神緊緊的結合在一起了。和果子的造型變化豐富,餡料也是各種風味,甚至于1月-12月,每個月份都有自己專屬的和果子,一到日本,走進和果子店,絕對讓人眼花繚亂。

如果你想在日本來一次茶道之旅,怎能不去京都呢?在日本京都,你幾乎可以找到與茶道相關的一切。


京都高台寺是必去的。在這里保留著許多草庵茶風格的茶室,還有隨著四季遞嬗進行的茶事,如夏日的七夕浴衣茶會,秋季的觀月茶會等,是體會千利休茶道傳統最好的地方。另外,如果在櫻花盛放的季節去,還能欣賞到如夢似幻的幻之夜櫻哦!

高台寺另有體驗打茶的課程,專為外國人或觀光客舉辦,值得體驗一次!


另外,平安神宮的“澄心”茶室、福壽園茶室、瑞庵茶室、美好園等等,都可以體驗到風格鮮明的茶會。如果想買合用的茶道具或者五彩繽紛的和果子,京都也是最理想的地方。


宇治市也是體驗茶會的好地方,隸屬京都府,位于京都市和奈良市之間。宇治對鳳庵有著廣間(大于四疊半;在日本,典型房間的面積是用榻榻米的塊數來計算的,一塊稱為一疊。)的標準茶室,是專門為外地人與海外旅客開放的茶道體驗處。在這里可以參加正統的茶道表演,一次只接待一組客人,即便只有一人預約也會誠心款待,完全貼合日本茶道講究的待客之禮。


提到日本茶道,它的優雅與細致感,也許是最讓人印象深刻的。日本茶道的規則相當繁瑣,所以,要想在繁中見簡,就非要以一種舒緩優雅的姿勢,方能從容不迫、舉重若輕地演繹出來。

如果你有幸參與了一次日本的茶會,就可見識到這種極致的飲茶理念,因為每次茶會都是即興演出,是一次生命詩意的呈現。

其實,用一種體驗文化之旅的做客心情來了解日本茶道也許是最適合不過的了,因為日本茶道的精神就在于給賓客奉上一服令人滿足的茶。

如何正確優雅地參加一次日本茶會,體會“清、寂、和、敬”的茶道四諦呢?先來一場文字的模擬吧!

茶會準備︰做一個雅潔的賓客

要出席一場茶會,首先,合適的裝扮是非常必要的。低胸、緊身和短裙都不適合,頭發也請收拾服帖,長發最好盤起來。此外,黏膩的唇妝也須拋棄,以免沾上茶碗。女性常佩戴的飾品包括戒指、手鏈和手表都要事先取下,長的指甲也須剪短,避免刮傷茶道具和榻榻米。含有香味的化妝品和香水,也請免啦,因為會擾亂幽雅的茶室氣息。

檢查完服裝儀容,客人還需要一些隨身物品。首先是白襪子,需要在茶席上換穿。其次是扇子,在茶會中,扇子是客人的標記,所以請一定不要忘記。再次是懷紙、果子切和楊枝,因為在茶會中,主人會提供和果子給客人食用,懷紙就用來裝果子,果子切和楊枝則用來將果子切成小塊。最後是帛紗和古帛紗︰帛紗同樣用來標記身份,主人、客人、男性、女性皆有不同的顏色和折疊方式;古帛紗可在飲用濃茶或避免茶碗太燙時置于手掌與茶碗之間使用,觀賞當時主人提供的茶道具時也會使用。以上這些小物件,在參加茶會時可以收在帛紗夾或數寄屋袋中(數寄屋即指茶室)。

好了,都準備完畢後,就出發去茶室吧。


進入茶室︰構造而生的禪意

接受招待的客人在茶會開始前十五至二十分鐘就必須到達茶會舉辦處。

傳統的茶室,由外而內,包括“露地”“茶室”和“水屋”三部分。

“露地”是指設有茶室的庭院,又稱為茶庭。“露地”一詞源于佛經,說的是菩薩在修行過程中超脫了三界昧火來到露地。所以,人到達露地後也要放下貪嗔痴等紅塵之念,顯露本有的自性。

露地以“中門”為隔,分為內露地和外露地。出席茶會的賓客先在外露地換裝、寄物。等換上露地草履後,就可沿著鋪好的“飛石”踏行,感受茶會主人,即亭主的露地設計,比如日本特有的枯山水造景。

茶會即將開始時,亭主會在露地與飛石上灑水,以展現環境和人的心境的潔淨。

進入“中門”後,首先看到的是以石塊搭建的洗手台——“蹲踞”。客人在這里潔淨雙手與漱口。 “蹲踞”的過程代表著洗淨心中的煩躁與塵世中的擾心,就是茶道四諦中“清”的含義了。

茶室的入口被稱為“躪口”,其大小剛好讓一個人屈膝跪坐並低頭進入,借著必須要低首屈膝的動作,象征著不論什麼身份地位的人,來到茶室都要摒棄世俗,一樣平等。

茶室分為床間客點前爐踏達等專門區域。要想知道今天參加的茶會是什麼主題,那麼就要從茶室入口順勢向前看,可以看到茶室的重點位置“床之間”。這里會懸掛或擺放與今天茶事主題相關的物件,比如花、掛畫、焚香香合、主人特別推薦的茶具等。仔細欣賞這里,就能了解亭主想要傳達的訊息。

茶室的布置非常講究與自然的融合。比如茶花的選擇和擺放,就要符合時令,並以自然姿態為好。

有一個故事,說有一位客人賞完花後拜訪朋友,朋友準備了茶席招待。但知道客人剛賞完花,便將茶室中的花收了起來。有人問他這是為什麼呢?他答道︰“客人剛看完真正在野外怒放的花朵,我不想以茶室中的花破壞了他保有的美好印象。”這便是千利休倡導的茶道精神︰珍愛自然。

總的來說,日本茶室一般有以下幾個特點︰空間小巧雅致,呈不對稱造型,裝飾自然,刪繁就簡。身為客人,進入茶室後,應該靜下心情,好好欣賞茶室的擺設、氛圍等等,享受隔離喧囂後的靜謐。

茶室旁的“水屋”是進行準備工作的場所。一場茶會的準備,就由水屋揭開序曲。


茶會流程︰享用的同時是尊敬

茶會按照目的與時節的不同,有許多不同的形式。比如春天到京都的平安神宮旅游,可以體驗“觀櫻茶會”,而中秋時節的京都高台寺,則會舉行“觀月茶會”。

一般的旅人到日本進行茶道體驗時,通常是享用一服薄茶與和果子,或在茶室中觀賞亭主茶道流程的演示後享用茶點,所需時間約三四十分鐘。不過,正統的茶會大約需要四個小時,可分為“待合”“席入”“初座”“中立”“後座”與“退席”六部分。其中,茶事的主要活動集中在“初座”與“後座”部分。

“初座”時,主要是享用亭主呈上的“懷石料理”與“和果子”。沒錯,著名的“懷石料理”一開始是作為茶席中避免空腹飲茶而存在的,現在則成為訪日不可不嘗的和食。 

“後座”是茶席的重頭戲,亭主會進行濃茶的練茶,並請席上的賓客輪飲一杯茶,借由共飲一杯茶的情誼,賓主間就拉進了距離。輪茶之後,亭主調整炭火,並再送上干果子和一服薄茶。

 “初座”與“後座”使用的茶道具、擺設等既有所區別,又相互搭配。欣賞主人在巧思下所做的轉換與搭配,也是參加茶會的一種樂趣。

一次茶會上,食用和果子或喝茶前都應先向其他客人致意,並向主人行禮,這是茶道四諦中“和”的表現。同時,客人間的尊重,對主人的尊敬,以及對茶道具的敬意,也表達了“敬”的思想。日本人的這種尊敬,不僅是指人與人之間,也是指對萬事萬物的敬意。

一次正統的日本茶會雖然必須遵循嚴格的程序和方式,但那一份彼此體貼與尊重的心情,是唯一不變的核心。茶道精神給人帶來的,是在各種狀況下都能悠然自得,對于生活中的種種幸福,也能隨時隨心獲得。


以千休利制定的“茶道七則”來作為總結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茶要泡得合宜入口;

炭要好讓水滾沸;

花的裝飾要如在野外般自然;

準備好冬暖夏涼的茶室;

在預定的時間要提早準備;

非下雨天也要備好雨具;

體貼同行的客人的心意。

景點推薦

高台寺

平安神宮